特朗普、俄罗斯和ISIS如何把互联网变成武器

209 次浏览

今年4月,当政治家把脸书总裁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叫到国会山参加关于隐私和数据滥用的听证会时,他们提出的古怪问题只能证明参议院完全不了解社交媒体。参议员本来应该提问为什么脸书上会涌现关于俄罗斯的假情报,并影响了2016年选举,但事实上,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问出了关于脸书商业模型的基本问题,而夏威夷州的民主党参议员问起了关于WhatsApp的问题。

这些毫不知情的参议员也许更适合去参加脱口秀《每日秀》(The Daily Show),但在这个信息战的时代,这只能说明美国政客根本不了解社交媒体已经成为美国民主最大的威胁。

如果P.W.辛格(P.W. Singer)和爱默生·T.布鲁金(Emerson Brooking)的新书《点赞大战》(Like War)能够早出版几个月,这些参议员也许会更好地了解脸书在当今信息战中是如何被武器化的。《点赞大战》罗列了过去五年的新闻,简要回顾了互联网的诞生。书中活泼地讲述了现代的信息战,作者举例的俄罗斯水军、过气真人秀明星和硅谷富豪的故事,就像是你在Instagram上看到朋友发的动态似的。这些故事让《点赞大战》非常适合作为现在的新闻或政治专业的学生教科书,他们可以从中了解用来和朋友聊天的APP是怎么武器化的。

不过,《点赞大战》有时候太执着于教科书的格式,比如会大段引用肯尼迪-尼克松的论战内容;太过努力地用现代的视角去审视旧媒介;称本杰明·富兰克林是“美国假新闻之父”,只因为他曾经用“安静的行善女士”(Mrs Silent Dogooder)的假名给《新英格兰报》(New-England Courant)写过几篇文章。

但这些年轻的网民并不是最需要读《点赞大战》的人群。P.W.辛格(P.W. Singer)的小说《幽灵舰队》(Ghost Fleet)出版于2015年,华盛顿国家安全局的相关人员既把它当成是警示,也把它视为未来的战斗计划。而《点赞大战》并不是针对未来战争的警示,而是一份为那些不理解战场已经发生变化的人提供的地图。

为了让读者更容易理解,爱默生和辛格把信息战中的玩家比作迅速发展的帝国之王。这些君主通常聚集在硅谷,只有在火药桶爆发的时候才会有所行动。

《点赞大战》以唐纳德·特朗普2009年的第一篇推特开篇:“今晚记得看唐纳德·特朗普参加《大卫·莱特曼深夜秀》(Late Night with David Letterman)!”不过,谢天谢地,这不是又一本关于美国总统的书,而是展开讲述了特朗普、俄罗斯和ISIS是如何把互联网当作武器的。

北约组织(NATO)刊载了特朗普竞选活动组织者写的一篇文章,特朗普、俄罗斯和ISIS的联系在于他们对战争表情包的滥用和将病毒营销资本化的做法。爱默生和辛格指出他们的会使用“4D”策略:“忽略批评、扭曲事实、对主要问题避而不谈、让观众惊慌。”很难分辨这种策略到底是取自俄罗斯的新国防政策,还是对特朗普与媒体关系的总结。

有时,这三个互相牵制的力量甚至会互相帮助对方实现目标。当ISIS发一些与伊斯兰教教义中可怕行为相关的视频时,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也会转发以煽动极右翼粉丝的怒火。每增加一个“赞”,ISIS就能招揽到新人,布赖特巴特新闻网也能得到广告收入。

除了对新闻时事的回顾,《点赞大战》的可读性还在于作者为当今的新闻赋予了历史脉络,进一步消除了“互联网作为战场”这个概念的神秘性。

《点赞大战》

年轻俄罗斯人会在网上假装自己是美国人,这种“马甲”和冷战时期苏联针对美国的政治极端做法也没什么区别。俄罗斯联邦现任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曾在2013年发表过一篇文章,认为非军事措施比传统武器更强大,而格拉西莫夫说这是对19世纪早期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理论的新鲜尝试。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只是政治的另一种方式,克劳塞维茨也同样提出一个激进的冲突方式——把互联网当作是假情报的终极武器。

如果说克劳塞维茨的出现让这本书建立起了牢固的军事基础,那么对流行明星和真人秀明星的提及则让这本书的文本与其他智库中描述的典型现实不同。虽然对于年轻读者来说,这本书并不算好读,但作者在恐怖分子和看似无趣的明星之间找到了聪明但可怕的相似性。

就连为普京工作了很久的媒体顾问也会惊讶于金·卡戴珊的社交媒体的吸金能力,她不用克格勃(KGB)的帮助就能操纵上百万粉丝。

同样,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推特发声和Instagram上的猫猫照片,也为她迎来了忠诚的粉丝军团。《点赞大战》的作者指出,ISIS成功的社交媒体策略让他们连猫照也不放过,只要能满足他们的邪恶目的。斯威夫特那样的明星可以轻易招来一大群凶狠的粉丝军队,何不在现实生活中也采取同样的方式呢?

《点赞大战》的核心是对“趋同性”的解释,以及趋同性在以讹传讹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也是无药可救的美国参议员应该学习的地方。无论互联网上的新闻是真是假,其持久性都是由点赞的数量决定的。每一个有效的点赞都会让算法产出更多类似的内容,确保“回声室效应”的最大循环。

看似无害的点赞背后还隐藏着另一个威胁。爱默生和辛格写道,耶鲁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人们更倾向于相信一个之前看过的类似的新闻标题。

“哪怕标注上有可能是假新闻的提醒,”作者写道,“最重要的是熟悉程度。你听到一个说法的次数越多,就越不会批判地去看待它。”

点赞并不只会带来精准的广告。这些误传很快就会变成一波又一波的假新闻,破坏选举、挑起战争。推特和脸书上的帖子也许看上去很肤浅,但在以色列、乌克兰和叙利亚的真实战场上确实起到过作用。

并不是成熟的黑客操纵了“点赞大战”,其背后推手是那些知道如何利用表情包、病毒视频、标题党的人。如果信息战赢了,那舰队和高级战斗飞机上的金属都一无是处了。

(翻译:李思璟)

……………………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来源:华盛顿邮报

原标题:How Trump, ISIS and Russia have mastered the Internet as a weapon

最新更新时间:12/13 13: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